特朗普弹劾剧第一季收尾:关键证人拖更多人“下水”,未来百天形势严峻

2019年12月15日

特朗普弹劾剧第一季收尾:关键证人拖更多人“下水”,未来百天形势严峻

作为美国历史上第四位面对正式弹劾程序的总统,特朗普迎来选举年之前的“关键百天”,弹劾调查将会如何影响2020年大选,两党又将会进行怎样的博弈?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

作者|刘壹昭 编辑|漆菲

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电话门”事件发起的弹劾调查,日前进入到舆论关注的顶峰时刻。

跨越两周的公开弹劾听证会中,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泰勒、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乌克兰问题专家亚历山大・温德曼等八名事件关键人物接连出席并作证。多位证人的证词“明确表明”,特朗普曾把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白宫会面和对乌克兰军事援助作为交换条件,用以施压乌方调查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民主党认为,此举违反了宪法,并以损害国家安全作为代价。

自9月24日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宣布正式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以来,每一步进展都猛烈搅动美国政坛。如果用美剧来比喻这出大戏,随着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开听证会的阶段性结束,弹劾调查也迎来了“第一季的收尾”,而将进入到新的阶段。作为美国历史上第四位面对正式弹劾程序的总统,特朗普也迎来选举年之前的“关键百天”,弹劾调查将会如何影响2020年大选,两党又将会进行怎样的博弈?

弹劾调查进入关键一步

当地时间12月3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弹劾报告,指责特朗普试图在其2020年总统竞选中寻求乌克兰的帮助,并通过掩盖事实来阻碍国会的调查。5日,佩洛西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起草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以此促成一场参议院审判以及对总统的罢免。

“制宪者们十分了解将来某位坐拥总统之职的个人,将他的私人及政治利益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可能性……基于此,制宪者们借鉴了英国议会数百年来使用的限制王权的工具――弹劾的力量。”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的这份名为《特朗普-乌克兰弹劾调查报告》在前言中如此写道。

该报告总结了截至11月25日众议院开启的17场闭门听证会和5场公开听证会中重要证人的关键证词,并在事实层面指出,总统用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和一次白宫会议作为条件,要求乌克兰方面对其竞选对手拜登进行政治调查,“不惜颠覆美国对乌克兰的外交政策,破坏国家安全”。

该报告亦认为,特朗普对弹劾调查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妨碍”,除了拒绝向国会提交文件,还试图阻止国务院外交官和白宫官员作证。在佩洛西宣布启动弹劾调查后,特朗普公开表示国会不应该“允许”在宪法层面对他进行弹劾,且应该“以法律形式停止这种行动”。

10月8日,白宫律师帕特・西博隆以特朗普的名义向佩洛西及三名情报委员会成员发布了一封信件,表示白宫不会配合众议院进行的弹劾调查,称众议院民主党人让特朗普“别无选择”,“他们设计并实施的调查违反基本公平和宪法规定的正当程序”。

前述报告还揭示了特朗普对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乌克兰问题专家亚历山大・温德曼等关键证人的恐吓。

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于11月15日出席了公开听证会,她是特朗普弹劾调查系列公开听证会第三名证人。约万诺维奇表示,她在任时遭遇了来自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等人以及乌克兰一些人的“抹黑活动”。与此同时,她对特朗普政府处理乌克兰事务的方式及其对待美国外交官的态度表示了担忧。

同样遭受到压力的,还有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乌克兰问题专家、陆军中校亚历山大・温德曼。11月19日,温德曼身着绿色军装出现在听证会现场。他是弹劾调查启动以后首名作证的白宫现任官员,亦“旁听”了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通话。温德曼说,他因听到了这通电话交谈“深感震惊和不安”,因此毫不犹豫地想到应将相关内容告知白宫律师约翰・艾森伯格。

由于乌克兰的移民身份以及对美国的忠诚度问题,温德曼在听证会期间遭受共和党法律顾问史蒂夫・卡斯特的质疑。温德曼说,他曾三次从乌克兰官员处收到邀请,让其担任乌克兰国防部长,但都坚决拒绝了。史蒂夫・卡斯特认为,对方授予这个荣誉,至少说明对他的“认可”,并企图将公众关注的焦点转移到温德曼从事谍报活动的可能性上。美国《华尔街日报》则援引五角大楼官员的话称,美军已经准备好在必要时将温德曼及其家人转移到军事基地等安全场所。

12月4日,弹劾调查进入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公开听证会阶段。四名法学教授就弹劾总统的宪法基础作证。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杰里・纳德勒在听证会上说,特朗普在处理乌克兰事务时“直接而明确地寻求外国干预美国选举”,此举违反宪法。

三天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此基础上公布了一份报告,阐述了弹劾总统特朗普的宪法论据,称弹劾是“宪法对总统把自己当成君主的最终答复”。该报告还对前总统尼克松和克林顿当年的弹劾程序报告进行了更新。此次报告由民主党独立撰写,且试图应对前两份报告中未出现的新情况――总统对于外交权力的滥用――进行新的阐述。

关键证人拖更多人“下水”

随着众议院主导的公开听证会在11月下旬落下帷幕,美国多家主流媒体认为,为期两周的公开听证会上,由于缺乏高层作证,导致证词缺乏杀伤力。

第一周,首先登场出席听证会的三位重磅证人包括美国驻乌克兰的最高外交官威廉・泰勒、美国国务院负责对乌政策的高级官员乔治・肯特以及前美国驻乌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上述三人已经参与过闭门听证会,且详细叙述了特朗普及其助理如何向乌克兰施压,以要求启动对拜登父子的调查。

进入第二周,副总统彭斯的助手詹妮弗・威廉姆斯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助手亚历山大・温德曼,以及美国前驻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助手蒂姆・莫里森等关键证人陆续登场。

这其中,陆军中校温德曼以其充满个人特色的发言引发了外界关注。众议院民主党代表肖恩・帕特里克・马洛尼问他是否清楚“挑战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指特朗普)可能面对的风险”时,温德曼强调,他是爱国者,会摒弃政见之争,前进和捍卫国家是他的神圣使命。

温德曼亦在个人陈词结尾肯定了其父亲四十年前离开苏联前往美国避难是“正确决定”。“这是我服役过并保卫过的国家,我所有兄弟都服役过,所以我相信我的父亲不会担心。”他答道,“我会说出事实。”这时,全场响起了热烈掌声。

整个公开听证会期间,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的证词让舆论达到沸点。作为亲历“电话门”事件的关键人物,桑德兰被指在特朗普是否滥用权力,将把美国对乌克兰军援与对拜登父子的商业活动进行调查绑定的问题上,与其存在直接联系。

听证会上,桑德兰印证了其他人的证词,并进一步作出重磅发言。他明确表示,公开宣布调查拜登是泽连斯基可以访问白宫的“交换条件”,并且“所有人都知情,不是秘密”。他还说,自己施压乌克兰、公开宣布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是应“总统的指示”,美国高官如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时任国安顾问博尔顿均知情。

尽管共和党人随后对桑德兰的证词进行了反击,这些“重磅炸弹”仍让白宫陷入舆论旋涡。对此,蓬佩奥方面迅速反驳称,“桑德兰从未告诉过蓬佩奥,他觉得总统是在将援助与调查政治对手联系起来。”但这份声明并没有回应桑德兰此前的指控。

未来百天特朗普处境更严峻

作为事件主角,特朗普试图与被他任命的欧盟大使桑德兰撇清关系。“我和他不熟,没有跟他说过多少话。”当桑德兰作出发言后,特朗普在出发去得克萨斯州的直升机旁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特朗普试图对桑德兰证词中提到的“他想要从乌克兰得到什么”进行重新解释。“接下来,这是我当时的回应:我什么都不要!这就是我想从乌克兰得到的。”他显得有些激动,“什么都不要,我说了两次。”在他对照发言的笔记本上,仍能看到不断被强调的“什么都不要”字句。

整出“弹劾大戏”开始的11月13日,特朗普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举行会议前被问及此事时,还假装洒脱地称这是一场“骗局”,“我太忙了,没时间看”。但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虽然白宫没有电视,特朗普可以在其私人书房里观看电视。总统的一位助手也表示,总统“可能”在偷偷观看。

据说,当天共有1380万人收看了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主持的首场弹劾调查听证会,其收视率仅次于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与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听证会。

随着弹劾调查进入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阶段,民主党与共和党在弹劾议题上的对立趋势愈加明显。据美国CNN报道,在12月4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首场听证会上,由民主党人召集的三名学者认为,特朗普寻求外界干预美国选举,弹劾理由明确、充分;由共和党人召集的一名学者则称,由于白宫并未配合弹劾调查,因此证据是“薄弱且基础狭窄”的,并不足以支撑起调查。

白宫方面则继续坚持不合作立场。当地时间12月6日,白宫宣布,将不会参加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于9日举行的特朗普弹劾调查第二次听证会。“正如你们所知,你们的调查是没有根据的。”白宫律师帕特・西博隆在写给民主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回信中重申。

佩洛西对此宣称,将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起草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作为回应,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在记者会上列举了特朗普的施政成绩,并称白宫期待总统能在参议院得到“公正判决”。

几乎同一时间,在英国伦敦参加北约峰会的特朗普并未对弹劾事项作出正面回应,仅仅将弹劾调查报告称作一个“笑话”,并质疑民主党人是否爱国,问道:“他们真的爱我们的国家吗?”

但在接下来的100天,特朗普的处境只会更为严峻。根据美国民意调查分析网站“538” (FiveThirtyEight)截至12月8日的调查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约为41%,不支持率为53.3%。

CNN撰稿人兼政治分析师哈里・恩特分析说,若该数据持续到2020年3月中旬,特朗普的选年支持率将更容易预测。历史数据表明,进入选举年的3月中旬,支持率较低(小于46%)的总统往往会失去优势,处于中度支持率(46%-54%之间)的总统通常会以微弱优势取得连任,支持率较高(超过55%)的总统则会在欢呼声中轻松取胜。

随着弹劾进程的推进,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最早或于12月12日就是否发起弹劾进行投票。如投票通过,该委员会将起草弹劾条款,提交众议院举行全体辩论并投票。而一旦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参议院将审理弹劾案,确定针对特朗普的罪名是否成立。

这也将直接影响到特朗普的选情。“透过历史数据,你将看到在接下来的100天里,特朗普将如何实现艰难的攀登。”哈里・恩特说。

  • 0